您的位置 : 雁塔文明网 > 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资讯 > 极品邪皇在线阅读_极品邪皇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阅读

极品邪皇在线阅读_极品邪皇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极品邪皇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这本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是描写之间故事的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该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作者是不是跳舞,邪是他的本质,狂是他的性格。他文达曹子建;武胜关云长。坐拥天下。/狂是一种本事,一种实力的象征。且看他如何疯狂,在世间成神成王!~!~!

极品邪皇

推荐指数:9分

极品邪皇在线阅读全文

第二章恩人

张启迪静静地站在火炕前,望着火炕上躺着的父母,泪水盈眶却终究没有流下来.张启迪慢慢张开嘴唇,没有任何的身体动作和面部表情,一刻间好象爆发的火山将心底六年积聚的岩浆倾尽吐出.

父母听完张启迪的一席言语后,面色巨变,眼含凶光看着张启迪.不敢相信在他们心中的好孩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可又一想这六年来的时光中张启迪从中遭的罪,心地剧烈地痛了几下,忽而和蔼可亲地说道:“孩子,苦了你了,可苦咱也不能没有志气,都是我和你爹的不好,若是我们没有病,怎么能让你一个孩子来承担家中所有的一切呢?以后不准你再学坏.”边说边轻拭流出的泪水.

张启迪听得热泪灌眼,本已经落空的心突然有了着落,塌实十分!张启迪依父母的手势缓缓向火炕移动,贴进父母的身边,三个人环抱一团,用泪掩饰着一切伤心的痛心的!

张启迪虽是满眼泪水却无半珠落地,心中激起无数的浪花,脑前一片烟云随风淡逝,六年中所有的悲愤全部化去,似是干枯的土地得几世难遇的甘霖,仅仅是几句安慰便抚平了心中所有的褶皱.张启迪心中被父母的理解之情难以言表,好不高兴!

张启迪正沉尽在激动的气氛之中,竟不想自己父母突然间变得如同虎狼一般看着自己,母亲伸着双手扑向张启迪,划破了他的脸.依着破皮之处流出些许的血液,父亲咬着张启迪的左肩不松,似要吃了他一般!张启迪见状向后猛退两步,面色惊奇无比,心中焚急.怎地也没有想象到自己的父母对自己怎般这样.他双手各捂住一处伤口,呆立不知言什么!只见张启迪的父母迅速收回了刚才的举动,低声说道:“孩子,你怎么了?快过来啊!”边说边向张启迪招手,又好象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一切倒成了张启迪的错了.张启迪看着父母期待的眼神,心中隐忍着痛楚与惊异,难以理解适才父母的举动是怎么一回事?心中五味翻杂,动作迟缓地向火炕移动.

张启迪缓缓贴进火炕,似是时空错位了一般,父母一闪便不知踪影,本来两个人坐着的火炕上空无一人.张启迪速度地摸了一下父母坐过的地方,心中一下落了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双手共同求得的结果,正在失望之际,忽地火炕上又闪出一堆人,张启迪吃惊地向后紧退了几步,眼前一阵眩晕,看什么都变得模糊不清.张启迪瞪圆双眼,奋力看清火炕上的一堆人是谁?张启迪听见了笑声,狂傲的笑声,震耳欲聋,他看到的竟是龙子一群人,变色凶煞,似是要吃人一般.张启迪心中亢奋,怒道:“还我父母,还我父母!”众人依旧地笑着,无人应答!

难道大陆传言中的异族真的存在吗?张启迪不敢相信这一切,一束刺眼的光自神职院的玻璃射了进来,照在了张启迪的眼睛上。

张启迪缓缓睁开双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但梦醒后的失落不比梦中少半分,现在自己身陷牢笼之中,家中的父母无人照应,割肉之痛犹如万千飞刀直入胸膛!张启迪想起龙子、豹子,自己现在的状况都是受他们所赐,心中痛恨无比!自己与他们一仗后身受多出要伤,疲惫地爬起抓住牢房门,叫道:“放我出去!”可能是伤痛加之未曾进食,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却足以让拘留所的每一个角落听得真切.

应声走来一位神职者,说道:“小哥,别喊了,喊了也是没有用,该放你出去的时候自然会放你出去.”那神职者端了一盘饭菜放在了张启迪的身前。说是饭菜实则是玉米饼和白菜汤.

张启迪一看饭菜瞬时就又想起了家中的父母,心中痛苦十分,家中父母无人照应与自己一样没有吃饭,谁能帮他们呢?没有一个人,一个人没有!看着饭与菜又怎能吃得下.

只听神职院的房门‘嘎吱’一声响,自门外有走进来一个人,发丝微白,双眼深陷,颧骨突起,面色蜡黄,身着神职者的衣服,真奔神职者说道:“小张,该回家吃饭了,一夜没有合眼吧!回去好好休息!”小张早已收拾好一切,把该拿走的都放进自己包裹中,只等着王清来换班。

王清走进张启迪,向小张问道:“新来的吧?是龙哥要的人吗?”小张默默地点点头,急忙看着手中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确认没有后,向王清应了一声急急地走掉了!王清也随着应了一声后坐在了一把椅子上,举起茶杯吹了几下开始喝了几口.然后慢慢地走向张启迪,说道:“兄弟犯的是什么事啊?”不知是惯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王清轻轻地问了一句。

张启迪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王清,虽不似坏人一般丑陋,可也不是什么好人长相!张启迪没有搭理他,只是垂头思念父母.

王清走近张启迪,故意让张启迪意识到自己在看他的双手,并且摆出一副吃惊的神色,王清说道:“你怎么没有戴手铐啊?”张启迪又是没有说话,王清见状心中打起了鼓,慢慢地自兜里拿出手铐轻轻的帮张启迪戴上,缓缓地走出牢房,留下阵阵诡异的笑容!

张启迪摆头看看窗外的世界,窗外阳光格外的刺眼,看着看着更是伤心。巨大的痛苦似是燃烧的烈火一样煎烤着张启迪一个青年的肉体与灵魂,他最担心的是父母,由此心中引出了无数个问号在拷问着自己,脑中印出了无数个想象的画面,现象着自己的父母痛苦,想象着父母所能发生的一切可能性.他责怪自己的冲动,责怪自己不思后果愚蠢的举动.甚至让他感觉到上学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神职院的房门‘嘎吱’又一声响,张启迪只是听着却没有摆头去看,只觉得脚步十分杂乱,绝不似一个两个人.一群人向王清打过招呼径直走向张启迪的牢房。

这一群人中突然有人高声喊道:“张启迪!”声音洪亮。字字真切,张启迪猛地扭头一看,原来是龙子带着一群人手里拿着棍子铁管向张启迪走来.

张启迪突然站了起来,似笑非笑,说道:“你们这帮人渣,来吧!”说话间他攥紧拳头,眼含凶光视空一切.

龙子首当其冲,第一个走进了张启迪的牢房,众人紧紧地跟随在龙子的后面纷纷涌进.而一旁喝茶的王清看着他们面无表情也无动作,似是习以为常的事.

张启迪心知此事难以逃脱,怕也不会那么好过.双手合成一个拳头,双脚紧紧地抓地,盯着龙子.随时准备迎战.

龙子向众人轻轻地摆手而后退到后面,点燃一跟烟,很有味地吸了起来,笑吟吟地看着张启迪.

众人挥棍,张启迪左躲又闪,终于在打倒三人之后没能躲过背后一棍,这一记挥棍正中张启迪的头部而且力量十足.

张启迪被打倒在地,众人群拥而至遍体临伤后又遍体临伤,众人打累了打得满意了才罢手依依走出牢房.

龙子这才进来,将一瓶浓烈的酒洒在了张启迪的身上,边洒边说道:“我这可都是好心啊,这么做可都是为了给你消毒.”话语中带有无尽的的讽刺.其实龙子的这句话也没有太大的错误,似是留下的传统惯例一样,每次进来活动一番出去之前都这样做一次,大部分是让人更加的痛苦,而小部分怕是这条件会让人没有送上断头台先死在了狱中,这事真要是追究下来,即使没有什么大事,可对谁也没有什么好处,反而徒生了许多的麻烦.

张启迪躺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来去翻滚.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一下站在了龙子的身前,龙子就时一惊瓶子自手中滑落在地,众人随着又是一惊后冲进牢房.张启迪此时好象是脱缰的野马,无论是背后吃了多少棍子,他都始终掐住龙子的脖子不放,坚持一个目标--让龙子死!

龙子目瞪口呆,脑中一片空白,似是死神降临前应有的无奈。

“黄泉路上不该我一个人独往!”张启迪喊道.

此时喝茶的王清猛地站了起来,心中充满无限的疑惑,像是白天有人说有鬼一样不敢让人相信,他晓得如果一个没有罪的人死在了狱中是什么后果,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罪责,而且死的人还是龙王的儿子。虽然头有过交代可谁也脱不了干系.王清顺手拿起了电棍,匆匆地冲进了张启迪的牢房,举起了电棍看着张启迪的头部狠狠地打了下去。

随着电棍落下打中张启迪的头部的瞬间.张启迪稍稍转过身,眼前一片眩晕,倒在了地上.王清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把张启迪打死了,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罪恶的双手,王清慌忙丢下电棍不知所错,口中闷闷说话言语不清.

龙子倒是松了一口气,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呼呼地喘气,众人此时也停止了舞棍,纷纷看向龙子.龙子慢慢地走出牢门,王清一看好似饿虎一般扑向龙子,乞求说道:“龙哥,我,我怎么办啊?”王清无望地看着龙子。

龙子笑了笑,吩咐一个人打些水来,龙子接过水冲着张启迪的脑袋一泼.

张启迪全身微微一动,缓缓睁开双眼,忽感全身冰凉,双手奋力抚摸头部,这才知道王清那电棍的厉害.

王清看张启迪没有事,这才松了一口气,面色稍有肉色不似刚才那般惨白,但心跳的速度仍是异常惊人,脑中一切仍是空白。王清用手抚着心胸,双眼发直久久不能行动!

张启迪微微睁开双眼,寒气十足地看着眼前这一群可恶的人,攥紧拳头不想多说半句,心中却酸痛十分,可身体却无力而为.想着想着忘却了自己的处境.

突然,龙子喊道:“张启迪,你牛你狠,你可知你现在都什么境地了吗?你还赶掐老子!”

张启迪一下被龙子的话惊醒,看着了龙子凶狠的目光,大声叫道:“我如果死了,你必须陪我一起死!”

龙子一听心中震惊,却是哈哈地笑着说道:“事都到了你的头上了,你还能狂出来,你啊!我就全告诉你,做一回好人,你可清好你的耳朵听好了.我用金钱你明白吗?上上下下打点好了一切,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小子,少说你也得在这蹲上二三年.我死了,哼!我死了你的骨头都烂没有了,还在说大话,我呸!你好好想想你的可怜的父母吧!我真为他们担心,想喝水都喝不上.你放心我不会去拜望他们,我会让人看着他们渴死,饿死……哈哈!”言毕,朗朗的笑声笼罩了整个小小的神职院。

张启迪心中想着家中的父母,沉默的如同往常一样平静,看着灰暗的墙皮,窗外刺眼的阳光,眼前个个面部狰狞的野兽,心中顿生的痛苦正吞食着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孩子,张启迪喊道:“天,我谢你了!”

龙子大手一挥,一群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攻击,又是毒打一遭,打得又累了,打得不动了这一行人才笑哈哈地抽着香烟走了出去,龙子是显得格外的高兴,笑得合不上口,觉得这件事做的漂亮,就这件事没少让他长脸,打得挽回了不少的面子,同时也感觉到为自己解决了一个对手,虽然欺负的是一个孩子.

龙子带人走到了王丽的小吃,叫了许多的菜,和众兄弟高高兴兴地大喝了一回.

张启迪看着他们的举动,显得格外的平静,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有没有任何挣扎的动作,在战前战后他都始终保持一个姿势,没有一丝动过,包括他的脸上沉默的表情.张启迪此时已失去了还手的信念,他心中全是他的父母,除了父母心中别无一物,他不敢想的太多却也不能想的太少,心中的矛盾促使他的心痛更加的剧烈,百感交集促使泪水汇于双眼,却始终没有淌下半颗泪珠.

王清缓缓移向张启迪,心中惧怕十分,静悄悄地锁上门,面显土色,不敢大口大口地喘气,结结巴巴地说道:“兄弟,你可怪我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看门的,头有过交代,又加上是龙哥的话,我夹在中间不得不从啊!都是无奈之举,不这么做,我的下场比你还惨.你啊!这可真是碰上茬子了,龙哥可不是好惹的啊!你也敢惹,他花钱买通关系,你怎么说也得呆上三年.兄弟!等吧,三年后咱又是一条汉子,有何冤屈再报也是不迟啊!是不?兄弟!”王清断断续续地总算是把话说完了。

张启迪听明白了王清的话之意,心中悲愤已极,心中愤然之气直涌胸膛,一股酸楚回荡全身。

王清见张启迪不语,脸色也无边点好转,心中好生害怕,哎呀了好一阵子也没有说出话来。

张启迪胸口一热,心中闪过一丝希望,说道:“大哥,兄弟有一事相求!”

王清一听似是看到了一缕曙光一般,紧紧回道:“讲!”

张启迪暗自高兴,但面色依然沉默,泠泠说道:“如今我心中挂念父母,劳烦大哥到我家走一趟,看我家中的父母现在过得怎么样?”

王清笑道:“好说好说,但是得等到晚上有人来接我的班后,我定会去兄弟家,顺便带带上食物替小哥看望一下父母,明天一早便回来告诉你他们,如何?”

张启迪心中好生激动,冷冷地回道:“谢谢大哥!”

王清微笑回道:“不用,客气了!”言毕便打扫神职院的卫生,然后看看那看看这忙个不停.

张启迪想着自己的父母,同时也为自己的明天担忧,他看看四周,仰天喊道:“我真的要在此处过上三年吗?”

张启迪睁开双眼,奋力地看着窗外蒙胧的世界,心地忽而清凉了许多。夜空悄悄落下帷幕,可数的星光眨眨闪烁,空气微微凉爽。

王清送来了晚饭,并且告诉张启迪过一会儿将会有人来换班,下班后王清将会赶往张启迪家看望他的父母,明天一早便来告与他。

张启迪听后稍稍点点头,心中如侵糖一般甜蜜,可惜家中父母的未知便使得他甜的不够充分,他心中偶生一念,要让龙子死,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他这个可怕的念头促使他活着看到了无尽的希望。忽而一丝酸楚淌进心窝,他连最起码的孝敬都做不到,还谈别的好笑之极。张启迪忽然觉得活着好没有意思,死了可能要比活着轻松的许多。张启迪看着窗外‘喳喳’叫的鸟儿,自己在这牢笼之中,被困的感觉让他呼吸艰难,心跳无力,胸膛中一口气闷得周身发热,虚汗顿出了些许。

张启迪慌忙的觉得自己踏在了死亡的边线上,此时此刻他最想见一眼家中的父母。

神职院的房门‘嘎吱’一声响,几个神职者带进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头发杂乱,左手拄着拐杖,右手拿着破碗,看上去是一个乞食的衣装,走起路来左摇右晃,动作迟疑,蜡黄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老人被关进了张启迪的牢房,张启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此时他身边多了一个人,老人见玉米饼乐得合不上口,看着张启迪问道:“你不吃,就让给我好了?”

张启迪闻声睁开双眼一看便就是一惊,忽而又平静地问道:“地府怎么走?”张启迪本就没有听到老人的问话,只是声音入耳他惯性地向声源看了一下。

老人也是被惊了一下,他是被张启迪问惊的,心想着自己被他们以影响形象为由抓了起进了神职院,怎地忽然被带进了‘地府’呢?心中顿生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满脸惊疑看着张启迪。

张启迪看着老人的眼神,心知自己还没有死去,微微笑了一下。

老人见他笑也随着笑了一下,刚才的话全当是张启迪抽风,老人没有再说什么,抓起玉米饼就吃,端起微凉的白菜汤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下肚,顺手一擦嘴,看着张启迪身上的伤,眼睛一亮看到了一酒瓶,而且还有少半的酒水,老人嘴角一扬,又咕咚一大口,问道:“小伙子,你犯什么罪?全身是伤也有影响形象吗?”

张启迪见他一眼依旧沉默无语。

神职院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这是长明灯,如果不小心在黑夜关了就再也打不亮了,因为这里的电确实是个问题!

老人见张启迪十分惊讶,问道:“谁这样狠,想至你于死地?”

张启迪笑道:“畜生!”

老人也是一笑,心道:“这小子,开口说话便这样硬气。”老人表示赞同想张启迪点点头。

张启迪深吸了一口气,喊道:“爹娘!”声音悲壮悠远。

老人惊疑,不知为何,续而问道:“小伙子,你怎么了?”

张启迪听他这一问,心中顿生亲切,把入神职院后的遭遇和思亲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老人听后,吃惊得紧,怎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满身重伤的人居然仅有十六岁,便也证明了老人的猜测。老人很是同情张启迪,将手伸进衣服的兜里,一会儿过后掏出了一粒黄色的小药丸,说道:“老夫刚才吃了你饭菜,现在补给你一粒药丸,保你食后全身伤一扫而去。”老人边言边笑,眉宇间甚是傲慢,言毕又将手中的药丸推向了张启迪。

张启迪自出生起就没有和别人说过太多的话,而现在也不知道为何竟将许多事向一个乞丐说了一通,现在老人要赠自己药,若是吃了自己的确不想活了,若是不吃呢?张启迪没有想得太多,说道:“若是杀人的药,我还可以吃下,这救人的药吗?还是不吃得好啊!”

老人非常吃惊,刚才还很亲热的小子怎么就拧了起来,遂又将手伸进兜里换了一粒黄色的药丸,扔到张启迪身边,气愤地说道:“老夫杀人无数也不在乎你一个,况且我喜欢做人爱为之事,今天老夫就为你蹬西方极乐尽一分力,此药名:麻理,吃了下去无痛无痒,必死无疑。象你这样的人自己不死,天也不会放过你这等不孝之人。”

张启迪看着黄色的药丸心中倒是有些害怕,心中迟疑不敢妄动。

老人又说道:“你家中的父母都活不成,你留在世上还有何意义?”这句话促使张启迪下了死的决心,他拿起麻理双眼一闭直待死亡来临!

老人笑了又笑,看着张启迪等死的傻样,笑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笑得不够畅快,因为他不想笑的出声。

其实老人很不一般,世界上知道他的人少的可怜。老人没有名字,知道他的人称他为:麻乞者。可乞者前多出的麻字便成了众人猜测的迷,不知道的叫他什么都有,而多数人都叫他臭要饭的。麻乞者大半生以乞食为生制药为乐,送人丹药从不收取回报。他给张启迪第一颗药丸为:麻痛,其作用能让患者周身伤痛全部康复。而第二次扔出的麻理绝非毒药,它能让患者的康复外,而且会让人进一步开发潜能,让人变得更加强大。

张启迪此时正举着麻理,紧闭着双眼,缓缓将麻理放入口中。此药入口即化,张启迪心道:“此药甚好,不给后悔的机会!”

清晨悦耳的鸟鸣在窗外叫个不停,吵醒了正在酣睡的张启迪,张启迪睁开睡眼,看着麻乞者还在睡梦中,张启迪以为自己已经死去,可现在还在人世,心中有些高兴却略带有失望,他想向前谢一下麻乞者,见他面色枯黄而带有泥土,头发乱而没有半点挡眼,衣衫破旧却也不露肌肤,鼾声微小。可当张启迪走到麻乞者身边却不知这么大的恩情怎么称谢,怎么又能以一谢了之!

神职院的门一响,几个警察带走了麻乞者,麻乞者对张启迪说道:“小伙子,以后的天下便是你的了!”

张启迪没有言语,根本不知道麻乞者为何所言。

麻乞者走后,王清冲了进来,向神职者打过招呼直奔张启迪。来到张启迪的身边一看吃了一惊,昨天晚上还以为自己一时冲动居然答应了一个黄毛小子看望他的父母,而且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而且他还是自己看管的一个罪犯。可现在王清便觉得自己象是避过了一场大的灾难一样高兴。这王清不是别的,就是见到张启迪的身体,昨天离开时他好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命悬一线。而今天早晨一看,仅仅是一夜的功夫便让身上的伤全部好了,而且面色红润,气度非凡。

张启迪看着王清进来,心急如焚,马上便想知道家中父母的消息。

王清心知张启迪所想,便也不多说直言正题。王清说道:“昨天晚上我下班,未吃晚饭也没有回家,骑自行车行了十几里的路去你家看望你的爹娘,他们在家中一切都好。衣食居然有一个年轻的姑娘照顾,那姑娘俊着呢!照顾的十分好,那姑娘说了一个谎,骗你的父母说你去社会什么实践了,顶多三五天就能回来,先由她替你几天,自你进来时他便去伺候了。”

张启迪一听,心中狂喜,这一下便增强了他活下去的信心。张启迪向王清说了一声谢,说道道:“有劳您了!”

王清笑道:“客气!”言罢王清也没顾张启迪应许便几步走出了神职院。王清走后,张启迪把心中认识的女人想了一个遍,排除了几个剩余了几个可能性比较大的,却终也不知道谁会帮助他照顾父母,还制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张启迪想着女人的问题,神职院这时进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为的样子十分摆酷,后面有几个跟班的也一齐走了进来,向神职者打过招呼,径直走向张启迪。

张启迪此时也注意到了这一伙人,摆酷的大哥上身一丝不挂,口叼着香烟,每吸一口都十分用力,轻轻的吐出。

大哥走到张启迪身边,问道:“你就是打豹子的那个张启迪?”

张启迪看他也怪吓人的,听他一问以为又是一常恶战来临,于是理直气壮地回道“是!”

大哥又说道“好!敢于龙堂作对的人是条汉子,我是王虎。”

张启迪知道王虎,一见他果如传闻所言,他也是当地恶霸之一,平时他与龙王的关系很好,似是父子一般,如今他找自己准没有什么好事。

张启迪说道:“我才十六岁不算是什么汉子,但我是男人。”

王虎一听心中甚快,开口说道:“我也是男人,男人和你谈一件大事。”王虎说完眼神勾勾地看着张启迪。

张启迪回道:“讲!”

王虎脸色一沉,说道:“我今天晚上让你出去,让你的父母过好日子,不过这条件是让你帮我杀了龙子,你上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要不然你和你的父母都不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张启迪听王虎所言,心付道:“这王虎把杀龙子的事告诉我,我定然是活不成了。可他要我父母的命则全是威胁我。我杀龙子是早晚的事,可受人逼迫却不是我心中所想,可为了父母我也只能答应王虎。可杀完人后我也不能活着,他一定会杀我灭口,在无人知晓中把龙堂归为自己所有。”张启迪笑道:“我怎么知道我爹娘过得怎么样?”

王虎一听本想回答:“我给你烧纸时自然会告诉你。”可眼下这样说是不通,他也只有在心里这样想想,说道:“我的为人你是应该清楚的。”

张启迪心知此人是心狠手辣,可诚信应是举大拇指的。于是张启迪点头同意。王虎一笑便带着手下走出了神职院,这才让神职者进来。

待天黑时,有人自神职院带走了张启迪,出神职院走过了一段路,那人停止了迈步,自身边推过了一台自行车交与张启迪,说道:“虎爷交代,你肯定是有要事要办,约好明天一大早在此处相见。”说完转身便走了。

张启迪见那人走远,心中不禁对王虎产生了几分佩服。飞奔至家后,父母坐在火炕上似是知道他今天回来一样,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张启迪见父母心中闪过一丝酸楚,强忍着痛心带着笑容讲了一些实践的新鲜事以及自己的感言,逗得父母哈哈大笑。

张启迪和父母同坐在桌边,一家三口人团圆,吃了最后一顿团圆饭,席间张启迪突然想起一事,向父母问道:“那姑娘呢?”

父母相视一笑,说道:“那姑娘在你回来之前走了,这一桌子的菜就是她做的。”

张启迪这才缓过神来,现在去追怕也晚了许多。张启迪刚欲张口打听那姑娘的容貌,可一想是自己找的人,自己在不知道是谁那不就矛盾了吗?

吃过晚饭,张启迪如往常一样收拾碗筷,一切都做好了以后便坐在了父母的身边,他很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始终笑着和父母说话,张启迪说道:“我有一个特别好特别好的朋友明天午前会来接你们,他们家大而且还有用人,我快要上初中了,我准备住校,放假再把您二老接回来。”张启迪把费神想的谎言终于说了出来,说话时心痛十分。但他的父母似是知道此事一样,仅仅点点了头。张启迪一转身似是要哭了一样,而瞬间又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早晨张启迪起了一个大早,准备好了一切,出家门后跪在了地上磕了三个头后便去寻王虎了。

张启迪见到王虎后,王虎给了他一顶帽子,一件上衣一条裤子,并且给了他一把钢刀,算上刀柄长也不过四十公分。

张启迪把刀揣进衣服当中,王虎说道:“龙子现在在王丽小吃,而且早晨吃饭的人几进没有,这里有五千元你拿着留着跑路,办完事自己逃了吧!”

张启迪没有要钱,冷眼看了一下王虎便骑自行车直奔王丽小吃。

张启迪走进了王丽小吃,王丽见有人进来就应了一声,张启迪找了一个座位坐下,说道:“一盘花生米,一瓶啤酒,一碗米饭。”

王丽笑了笑心中好凉,觉得有点不对可真是那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待王丽进入内橱,张启迪悄悄地紧跟在王丽的后面,每经过一个房间都会向里面看一眼,张启迪就这样跟着王丽走到了一间门关得紧的房间。

张启迪轻轻推门,门没有锁,他一眼便认出了龙子的背影,龙子此时乃是刚刚起来,站在镜子前试自己应该穿什么衣服,他听见了关门的声音,缓缓转过身来,一看张启迪惊得“啊”一声。张启迪说道:“龙子!”声音冷的让人心寒,龙子惊讶道:“你怎么…………”他还没有说出来什么,便被张启迪一刀插进了肚子。

张启迪拔刀转身就走,顺手抓了花生米和米饭。出门时,他看见约有十几个人在墙角看着自己,他知道那是王虎安排灭口的人,他骑上自行车把刀扔进了河里,飞奔而去。

张启迪骑自行车的速度比摩托车的速度似乎还要快上三分,一时间把后面的人丢得很远很远,张启迪丢下自行车,又飞奔了一段距离跑进了大山中。

张启迪在山上呆了三天,这三天下来他仅吃了点花生米和那几口米饭,喝了几口山水。

夜间的山林中没有一丝的光亮,三天中他每天都背着家的方向前行。这夜间的风很大很硬,吹得让他感觉似乎地动山摇。

张启迪心知此时应该有三波人在找自己。除了王虎的人之外,还有龙子的人,剩下就是警察了,被谁逮到了都是死路。所以张启迪十分小心行事。突然张启迪觉得背后一股凉风袭来,好像有人用力打自己的肩膀,心中一惊猛地转头一看。“啊”的一声响彻山谷。

极品邪皇

极品邪皇

作者:不是跳舞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邪是他的本质,狂是他的性格。他文达曹子建;武胜关云长。坐拥天下。/狂是一种本事,一种实力的象征。且看他如何疯狂,在世间成神成王!~!~!

ag游戏平台官网|开户详情